曳夜生歌

为了不哭大声笑,为了不烦大声呸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六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6.如期的偷袭
当夜润玉去了一趟翼渺洲,把锦盒装着的糖果脯转人送给了穗禾。
当旭凤第二天来的时候,润玉正烹着茶,一派柔和的形态,让旭凤几乎痴迷进去。
“旭凤,你来了。”润玉直起身来,拿过用玉碗承着的糖雪球,往旭凤那边推了退,“尝尝兄长给你带来的礼物。”
旭凤只看着润玉的手,喉头滚了滚。
他坐下吃了两颗,观察着润玉心情不错的模样,
试探着忐忑的捉住润玉的手腕,露出渴望又胆怯的情态。
他张了张嘴,说道——
“兄长……你喂喂旭儿。”
“好。”
润玉笑的温润,拿了一颗送到旭凤嘴边,温声道:“旭儿,张嘴。”
旭凤惊喜的把糖带润玉的手指一并含到了嘴里。
润玉微微垂下眼帘,挡住了眼底潜藏的恶意。
好好享受现在吧,旭凤。
很快……就没有了。
百年之后,旭凤涅槃之日,一道绿光直扑栖梧宫,天界乱做一团。
而身在璇玑宫的润玉看着那一道金光往下坠落,冷冷勾了勾唇角。
……
花界,锦觅正心不在焉的种着花木。
自从百年前润玉仙帮她解了药之后,她的修炼速度就提了起来,只不过……时常会想润玉仙。
她也想过出去找他,可是实力太差,穿不过水镜。
她正想着,突然听见有人撞破结界的声音,下意识躲了一躲,下一刻就是一只焦黑的鸟儿摔到了地上。
鸟?
锦觅突然想到了出去的办法。
她用了个法术将它移到屋里,给它灌了三滴香蜜。
下一刻这鸟化作了人身,咳了几声,睁开了眼睛。
“是你这小妖救了我?”旭凤主动发问,锦觅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旭凤另幻化出一身服饰准备上天,随意道:“本殿是天界二殿下旭凤,你这小妖想要什么报酬?”
天界二殿下?润玉仙的弟弟?
锦觅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,促使她一把抓住了旭凤的袖子,开口道:“我要跟你去天界看看!”
旭凤一想,这也不麻烦,就答应了。
至于之后他如何痛恨自己这个决定,那就是后话了。

预告07.谁比谁得宠

我家弟弟精分了

【六】

气氛一时僵持,直到润玉率先反应过来。

“还不放手!”润玉气呼呼地对身下这只鸟说了一句,旭凤想抱他到什么时候!

“哦。”旭凤这才不甘不愿的松了手。

“觅儿怎么来了?”润玉理了理衣裳站了起来,若无其事的笑着发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锦觅迟疑了一下,看着旭凤对她疯狂的挤眉弄眼,顿时了悟道:

“是凤凰叫我过来的!”

润玉:“……”

旭凤不忍直视的捂住脸,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!!

他简直都不敢看润玉的脸色了!!

旭凤悄悄往床角缩去,心中默念:你看不见我,你看不见我……

“你要到哪儿去啊,旭凤?”润玉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弟弟掩耳盗铃的往远离他的方向挪去,心中一时疑惑,旭凤叫锦觅来是为了做什么?

“哈、哈,兄长,我哪儿也不去。”旭凤尴尬的笑了两声坐起来,一对眼珠四处乱瞟,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润玉。

润玉看他这幅样子着实有趣,回忆起旭凤幼时一只小鸟团子感觉不安时就是这幅作态,心里不觉柔软了些许,询问也柔和下来道:“旭凤,你与锦觅今夜来我璇玑宫,究竟是有何事?”

锦觅傻呆呆的伫立一旁,同润玉一起看向旭凤。

旭凤:……

他张了张口,看着润玉柔下来的脸色,心头一阵激动,脱口而出道:“兄长——”

“我想你与锦觅退了婚约!”
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五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换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章有润玉黑化病娇的直接展示

05.谁饰半面妆
“啊,原来是润玉仙!”锦觅惊讶的张大嘴,末了,她懊恼道:“如果我不偷懒,像润玉一样厉害,肉肉就不会被人杀害了……”
“不,是有人在你身体里下了一种药,才会阻碍你的修炼。”润玉语调温柔的叙述,却让锦觅震惊的抬起了头。
“什么?有人给我下了阻碍修炼的药?!”锦觅急忙扯了扯润玉的袖子,问他:“那我该怎么办?!”
“本殿可以为你取出它。”润玉掀了掀眼帘,一脸温柔的看着锦觅,就势诱导她进入圈套。
“那就多谢润玉啦!”锦觅果然上钩,欣然接受。
润玉在她身后盘膝坐下,运功把那颗殒丹取出收入袖中。
前面的锦觅骤然吐了一口血,之后睁开眼睛,立刻站起身来谢道:“锦觅……多谢润玉仙。”
“不必客气。”润玉面上仍然笑着,待他转过身便收起笑意,眼底一片深沉墨色。
润玉漠然的想,也许,他是杀了那个天真活泼的锦觅?
不过那又如何?
我不喜欢,不如不生!
……
人间戏台正是热闹时候,润玉使了个术法进去坐了,上面正好唱到《半面妆》这一折。
“世人角色真是为谎言而上,分不清哪个是真相哪——”
台上画着半面妆的花旦唱的婉转哀怨,身体娇娇弱弱的正转向润玉那一面,对上白衣公子幽深的眼睛,心中一跳,却顾忌曲子转向别处唱完了这一场。
等到她卸了妆急急忙忙去找那位公子,却是找不到他了。
而此时润玉已经去给旭凤挑礼物了。
他进了间果脯店,直截了当道:“我要送件礼物给别人。”
掌柜迎上来,笑道:“您要是喜欢他呢,您就选个甜的;您要是讨厌他呀,您就选个酸的。”
“照你这么说,我如果对他既喜欢又讨厌,该送些什么呢?”润玉觉得颇有意思,心情好的问了一句。
“那您选这糖雪球,又酸又甜,正和您的意。”
“好。”润玉满意的笑弯了眉眼,拿了一颗银珠交过去,接着道:“帮我包起来吧。”
“公子,只要一份吗?”
“不。”润玉想起穗禾,也懒得为她另挑礼物,于是他摸了摸手上的人鱼泪,说道:“帮我再拿一份,用锦盒装起来。”

ps.半面妆没有戏曲,不过这首歌真的很好听~

预告06.如期的偷袭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四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换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4.入笼的困兽
从那之后,旭凤就和穗禾结下了梁子。
牵手不再是他的专权,温柔的笑容也不再只属于他,甚至等穗禾和润玉熟悉之后,润玉对她的称呼也从疏离的“公主”变为了亲近的“表妹”。
他也像润玉抱怨过,但润玉却说——
“旭儿,穗禾也是你的表妹,你们要好好相处。”
去他的好好相处!
旭凤心中有气,偏偏穗禾装的极好,他几次去告母神,母神都说穗禾做的对,让他远离润玉,和穗禾好好相处!
旭凤气急败坏,只好更紧的黏上了润玉,还要受穗禾对他做法和体型的嘲笑,更加不喜穗禾。
不过待过了漫长的发育期,旭凤的身高就蹭蹭的长了起来,胖团子一样的身体也变的修长精瘦,一张脸更是长开成极精致绝艳的模样,同时他还继承了凤凰一族英勇善战的特质,几次率兵击退魔军后领了火神一职,天后还让天帝把五方天兵也给了他。
与此同时天后也没有阻拦天帝封润玉夜神一职,她也没有办法,润玉表面上装的极好,在仙人中广有称赞,就算她想收拾润玉,也找不到借口。而且润玉也不去招惹她,同时天帝对他这个半路得来的儿子也很满意……
因为这些,天后甚至鼓励天帝封润玉夜神,反正这职没有实权,还天天夜里上职,旭凤却是白天上职,这样旭凤就没时间去找润玉了。
而表面上旭凤也确实不去找润玉了。
天后很满意,但她却不知道,旭凤还是天天来找润玉,只不过从白天变成了晚上润玉上职之后,悄悄的来,悄悄的走。
不过穗禾数千年前也接管了翼渺洲,忙于鸟族事物不能常来天界,让旭凤的心里总算好受了起来。
这天夜里,旭凤又来找他的兄长,却被兄长劝他早些回去。
“嗯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润玉心情愉悦的捏了捏旭凤已经显出前世轮廓的脸,温情却不容置疑的道:“旭儿,这件事对哥哥很重要。”
旭凤就知道这件事他不能再说了。
润玉只有在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自称“哥哥”,其余时候,旭凤只能叫他兄长。
“那哥哥……早去早回。”旭凤垂下眼眸,趁着润玉不备,轻轻舔了一下润玉在他唇边摩挲的手指。
润玉心情确实很好,也没计较旭凤的小动作,甚至对他说道:“等我回来,给你带一份礼物。”
旭凤的眼睛就亮了起来。
他看着润玉驾云离开的背影,直到望不见人才低头痴痴的拿过润玉只抿了一口的酒杯,用舌尖一点一点将酒舔净,将酒杯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转身离去。
……
润玉到了花界,看着穷奇凶猛的向锦觅二人攻击,她的同伴因为护着她枯萎成了残枝败叶,施施然现了身形,唤出冰魄剑,一剑斩向穷奇。
几番来回,穷奇不敌遁走,润玉转过身来,看着锦觅抱着她的朋友痛哭。
“这位仙人……”惊魂未定的锦觅反应过来,眼里含泪的看向他,鼓起勇气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润玉唇角含着笑,心中想的却是——
他忍了将近万年,终于等来这一场预谋已久的初见。
他微笑着走近她,居高临下的看着故人抻长脖孑仰视着他,轻柔的开口,道——
“本殿表字润玉,天界大殿下,现任夜神一职。”

预告
05.谁饰半面妆

这篇文的润玉大概是这样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三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换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3.危险的恶意
穗禾被姑母接到天宫之后,就听她说了一大通润玉的坏话,她只是听着,也不回复。
末了,天后道:“我将你旭凤表哥唤来,你们一道玩笑,也好让他抛下那个私生子。”
穗禾微微一笑,垂眸不语。
她也曾想过旭凤表哥会是什么样的,是像姑母一样美艳凌厉?或者像天帝一样,威严俊朗?
万万没想到……
旭凤表哥居然长的比她还小!
穗禾看着只到她腰,还胖成团子的旭凤表哥,心底凝滞了。
姑母……
你是认真的吗?!
而旭凤此时也很懵逼。
女子长的本来就比男子快,这道理于仙也适用,更何况旭凤是只凤凰,长的慢,看起来自然比身为孔雀的穗禾小。
于是旭凤看着比他高出半个人的“表妹”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……母神。
你确定这是表妹而不是表姐吗?!
旭凤心里一丝仅有的好奇被打散,他哒哒哒的跑到天后面前,正色道:“我不喜欢这个表妹!”
天后笑着问旭凤:“为什么呀?”
同时她在心里想,要是旭凤真不喜欢穗禾,她就给他再找一个玩伴。
而旭凤皱起眉头:“她长的太大了!”
天后、穗禾:“……”
是你太矮了吧!
最后天后不顾旭凤的挣扎留下了他进行教育,让穗禾跟着引路女侍出了紫方云宫。
女侍在前面引路:“公主,这边走……”
穗禾却突然停下不动了。
她看向殿外微微垂眸的白衣少年,好奇道:“他是谁?”
女侍朝她指的方向看去,低头恭敬道:“这是我们天界的大殿下,名唤润玉。”
穗禾突然就明白姑母为什么要和她说润玉那么多中伤之言了。
他真的,好吸引人。
所以穗禾没有理会身边女侍的眼色,而是等着那白衣少年缓缓的走过来,勾起唇角,含笑问她——
“我送公主回去,可好?”
穗禾仔细的看着这位被姑母忌惮、却被旭凤表哥所维护的天界大殿下,目光扫过他含笑的清俊面容,又向下瞥了一眼他纤瘦的腰肢,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。
而表面上鸟族公主低下了头,面上飞红,声音娇弱又甜美。
“那穗禾……就麻烦润玉表哥带我去甘泉宫了。”
她主动伸出了手,等着润玉来握。
而润玉虚虚勾住穗禾的两根手指,撇下那个女侍,单独领着她往甘泉宫去了。
而旭凤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和他一起来的兄长闹腾了一场,那又是后话了。
而天后得知此事后又砸了几个金贵茶盏,更是后事了。

今天心情超好,加更一章(●°u°●)​ 」

预告
04.入笼的困兽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二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换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2.人人都爱他
天界所有人都知道,大殿下润玉是一个聪颖仁善的好孩子。
他帮月下仙人整过红线,帮无机史官理过文书,帮玉露仙子找回了宠物……
如此种种,等到天界二殿下旭凤出生的时候,润玉已经让绝大多数仙人有了印象,特别是那位找回宠物的月露仙子,生怕天后苛责润玉,不时的来璇玑宫转转,即使夫君太巳仙人劝她明哲保身,她也只做不听。
而润玉也确实做的十分好,让天后抓不到丝毫把柄,时间久了,天后也就对他眼不见心不烦了。
而润玉见到旭凤是在旭凤已经能化形之后。
那是旭凤化形后的一段时间,天帝和天后都去上清天听禅,旭凤在殿里想试试本命火,结果却燎着了整座殿,要不是润玉偶然路过冲进去将他救出,怕是当时就成了一只烤鸟。
也许是恐惧太过,从那以后,旭凤就黏上了他这个被母神所不喜的兄长。就算天后屡次说教润玉只是拣巧救了他,旭凤也不管不顾。
而润玉此时已经长成十五、六岁的少年模样,已经显出满身清华的初廓,让那些年轻的女仙们也暗生倾慕。
就算旭凤多次警告,也只被认为是小孩子的占有欲作祟,而润玉每天都要去天河边转一圈,看一看满天星辰,旭凤拦不住,也不敢拦。
兄长笑起来真好看,可冷下脸的时候,也是真的无情。
旭凤只试过一次,就再也不敢尝试。于是他只好每天晚上去璇玑宫门口等他,一日复一日……
这天,润玉回去的路上日常被围观。
“大殿下……您是要回璇玑宫吗?”一个女仙鼓起勇气接近润玉,脸色都涨红了。
“……嗯。”润玉轻哼了一声,微笑着回应她:“旭儿应该在璇玑宫等我,我要早些回去。”
“啊,大殿慢走……”女仙目送他走远,旁边的女伴叽叽喳喳的拥上来,你一句我一句的调笑她,直把她弄的害羞跑掉了。
润玉已经离璇玑宫很近了,他看见宫门外一只旭凤来回走动,因为胖看起来就像一个红色小团子在不停的滚来滚去。
“兄长!兄长!”小团子看见他欢快的跑过来,一头撞进了润玉的怀里。
“旭儿过来了?”润玉一把抱起小团子进了璇玑宫,在桌边坐下,拿手指沾了些绵密的米粉,任由小团子捉住他的一根手指细细的舔,眸色深沉。
“兄长,母神说她明天会把我表妹接上天宫……”旭凤含着润玉的手指支支吾吾,不高兴的说:“兄长,你不能被她迷惑。”
“什么?”润玉一手被旭凤抱着,只能用另一只手揽着旭凤,旭凤犹嫌不够,整个人攀在了他身上,咬牙道:“母神说她长的好看,我一定会喜欢……”
开什么玩笑,他一定不会喜欢!
谁都没有他兄长好看!
母亲送她来干什么,来和他争兄长吗?!
“兄长,你会一直对旭儿好的,对吗?”旭凤舔完米粉用脸蹭了蹭润玉的胸膛,撒娇的扯皱了润玉的衣裳。
润玉没有说话,只是宠溺的摸摸他的头,笑容柔和浅淡,干净而温暖,叫人深深迷恋。
是啊,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,给你无与伦比的喜爱和包容,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。
因为——
当你要害一个人的时候,就给他想要的,叫他依赖你,信任你,让他不能没有你。

预告
03.危险的恶意

【润玉中心】抚伤为棋(一)

黑化病娇玉
上一世他活的坦率清白,却死不瞑目;
这一世他满怀恶意,却人人爱戴,一生安乐。
可是——
不让他们也尝一遍他经历的苦涩,到底意难平。
而这一世,换他做执棋人。
无cp,有感情也是别人单箭头润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.到底意难平
润玉走的时候很安静。
他挥退了侍从,一个人躺在璇玑宫,等着形魄散去,身死道消。
最后他却是成了魂魄,虽然和他原本想的有些差距,但如果是以荒魂的形态在天地游走,过百年后消散,他也是能接受的。
可他随即就发现,他走不了,他离不开璇玑宫!
可是,怎么会走不了呢?
润玉茫然的被困在了璇玑宫内,直到不久后旭凤来了璇玑宫,他才终于能从璇玑宫内出来,可他还来不及喜悦,就错愕的发现,他居然被锁在旭凤身边了!!
这是怎么一回事?
但是润玉旋即安慰自己,这样也好,他也数千年没有见过旭凤了,锦觅已经逝去,他这样陪在旭凤身边,也算全了他们一场兄弟情谊。
可润玉很快就知道,他错了。
先贤殿。
“润玉,虽然你做了错事,可我不会不认你这个兄长……”旭凤低声说着,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牌位放到上面,笑了一声,缓缓道:“兄长昔日不叫我放母神的牌位,可如今……旭凤还是放上去了。”
润玉心里霎时一片冰冷。
在旭凤心里,到底是母亲比兄长重要。
润玉缓缓低下头,嗤笑了一声。
哈……他不是,早就知道了吗?!
旭凤却没有离开。
“兄长,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?我还记得当年的时候,你最疼我了啊——”旭凤说着说着低下头去,抹了一把眼泪,哽咽道: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母神虐待你,可我没有想到,你会这么对我……”
润玉疑惑,他怎么对旭凤了?
旭凤很快就给他解惑。旭凤道:“你居然迷惑锦觅,让她杀了我……”
他何时迷惑了锦觅?!明明是锦觅自己因为父仇痛恨于旭凤,才一刀捅了这傻鸟的内丹!
他原以为旭凤不在意锦觅的背叛,现在才知道,原来这傻鸟是把帐算在了他头上……
润玉别过头去,不愿意再听旭凤的话。
旭凤不知道他兄长的魂魄在看着他,继续说道:“兄长,我有错,你也有错……不过,我原谅你了。你的牌位,我雕好之后,也会送来先贤殿……”
润玉蓦地转过身,不可置信的看着旭凤往殿外走去。
他何错之有?!
他不需要旭凤原谅!
他也不需要旭凤把他的牌位放上先贤殿!
润玉一时心神激荡,当即就想追上前拽起旭凤的衣领,狠狠的打他一顿!
可他的手到底是轻飘飘的穿过了旭凤的身体,什么也没有做到。
润玉冷静下来,冷冷看着旭凤出了殿门。
是啊,他已经是魂魄了。
原来直到最后,也没有一个人懂他。
原来,就连旭凤也认为是他的错!
原来,直到现在,他仍然是孤身一人……
他怎么甘心?!
他怎么甘心!!
不知不觉中,他身边裂开了一道缝隙,将这满心怨愤的魂魄吸了进去……

预告
02.人人都爱他

问心(少年萧炎X天帝润玉)

“我想要你手里的一样东西。你给我吗?”
“给。就算你要我的命,我也给。”

前景提要:
1.润玉已经使用血灵子救了锦觅,幡然醒悟极力自救。
2.问心:妖界圣物,问人真心,亦有迷惑人心之功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璇玑宫。
天帝蹙眉挥退暗探,他本以为“问心”尚在妖界,可探到的却是“问心”百年前卷入时空乱流,今已不知去向。
他思虑片刻,把邝露召了进来。
“邝露,本座要休朝几日,你暂代本座管理天界。”
“邝露遵命。”
……
斗气大陆。
润玉自空中降下,还没有端详四周,就感觉到查询“问心”的玉珠发出了感应。
他顺着感应看去。
一位身着红衣的俊朗少年正傻呆呆的看着他,见他看过来想要挥手打招呼,却忘了手上的重剑的份量,结果一个跟头栽倒了地上。
润玉:“……呵。”
真是巧了,不必他再费心去找。
这样想着,他几步上前,朗声询问道:“敢问这位小兄弟,这是何处?”
“这里……这里是斗气大陆西南城……”萧炎一骨碌爬起来,一双眼睛近距离对上这人,更是被这白衣人的美貌震撼。
他绞尽脑汁的想,也只想到了一句适合这人的话。
积石如玉,列松如翠。
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“小兄弟?”润玉看着这少年居然在自己面前走神了,也是有些好笑,这么单纯的人,难怪会是“问心”找的寄主。
“额,我叫萧炎,你直接叫我小炎就行……”萧炎回过神来有些尴尬,但他还是抵不住好奇的问:“你叫什么呀?”
润玉看着他,温润一笑:“我叫润玉。”
润玉啊……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……
真是个……很适合他的名字呢。
萧炎转了转眼珠,很直接的问:“润玉,你是从高阶大陆来的吗?”
润玉一怔,顺着他的猜想圆道:“是,我本来是在练功的,却突然到了这里——”
“哦,那你估计是遇见时空裂缝了。”萧炎点点头,沉思道:“这东西挺难见的……不如你先跟着我吧,我运气一直很好,说不定哪天就带着你碰见这东西了呢。”
润玉微笑着点了头,跟着萧炎回了他的住处。
萧炎把这事告诉药老,药老也没有办法。几月过去,萧炎和润玉还是没有碰见时空裂缝,倒是萧炎的生辰要到了。
“药老……”萧炎苦恼的拄着下巴,“你说我要不要和润玉说我喜欢他呀……”
“喜欢人家就干脆的说出来,还是你因为他是男人说不出口?”药老低着头摆弄药材,对他的问话嗤之以鼻。
“可他是要回去的啊……”萧炎可怜巴巴的低下头,“而且我觉得他把我当做小孩子,我想他不会答应的……”
药老沉默了许久,最终说道:“做你想做的事吧,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
不要……像他一样。
萧炎已经跑回了书房,捣鼓他的东西去了。
三日后,生辰宴。
“今日是我的生辰……”宴席散后,萧炎犹豫了一下,还是红着脸,睁着一双清亮的眼睛,坚定的说:“润玉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我真的很喜欢你,就算我知道你会拒绝我,我还是想让你知道,我喜欢你。
润玉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。
“我亦喜欢你。”润玉微微一笑,看着少年清亮的眼睛里刹那间光华万千,兴奋的抱住了自己,也垂下眼帘亲密的回抱回去,心里想的却是,看来离拿到“问心”的时间不远了。
……
“玉玉,你还没有说过,你那边是什么样子呢?”萧炎靠着润玉的背,突然就问了这个问题。
润玉沉默了许久。
直到萧炎感到不安,想要换个话题的时候,润玉开口了。
“……那边啊……”他紧了紧握着对方的手指,喑哑道:“为权争斗,君臣不得——”
“玉玉,你别说了。”萧炎敏锐的察觉到润玉的不适,小心的环抱住他,安抚道:“我在这里呀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润玉垂着眼任由萧炎抱着自己,突然开口问道:“我想要你的一样东西。你给我吗?”
萧炎毫不犹豫的道——
“给。就算你要我的命,我也给。”
润玉感觉着“问心”愈发强烈的吸引,暗自下了决定……
中秋夜半,两人相对而酌,情到浓时自然免不了坦诚相对。
萧炎顺着润玉的眉心一路青涩吻下,直到他看见润玉胸口上的逆鳞伤疤,停下了动作。
“玉玉,你,你疼不疼啊?”萧炎小心的摸上润玉心口上的那块伤疤,满眼都是心疼。
润玉的眼睛突然间红了。
他捱过拔鳞割角,忍过三万天雷,受过万人轻蔑。
却从来没有人问一句,润玉,你疼不疼。
他疼啊。
他怎么可能不疼呢?
润玉主动拉下萧炎的脖子,吻上了他。
之后自是一场翻云覆雨,芙蓉帐暖。
痴缠过后,润玉任由萧炎抱着他进了药池,看着萧炎细心的帮他收拾干净,又为他穿衣戴冠,心口一恸。
有一瞬间他甚至想,若是他不回去了呢?
可这想法很快被他否决。
润玉垂下眼帘,突然开口:“我也该离开了。”
“你要走?”萧炎简直是不可置信,他看着润玉清冷的脸,勉强笑道“可我们还没有遇见时空裂缝……”
“我骗你的。”润玉仔仔细细看着这张朝气蓬勃的脸,似要把他刻在心里:“原本便是我用秘术来了这边,我自然知道回去的方法。”
他转头不去看萧炎的脸,“我是另一个世界的天帝……来到此地,是为了取你身上的一物……忘了我吧。”
“我不愿意!我不想忘了你,我——”萧炎急切的争论,润玉俯首亲了他一口,一挥袍袖,萧炎就软绵绵的睡了过去。
润玉最后看他一眼,隐去身形离去。
……
“萧炎,你怎么还在睡!”药尘一巴掌拍醒睡着了的萧炎,心里对这小子的偷懒十分不满意。
萧炎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咋咋乎乎的反驳,药尘向下一看,错愕道:
“哎——你这小子,怎么还哭了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萧炎怔怔的抹去眼角一滴眼泪,茫然若失。
他为什么……这么难过呢?
天界。
天帝手上把玩着一只玉戒,神情恍惚而怀恋。
无论如何,他已经拿到了“问心”。

月光诀

11.上

一夜过去,傅红雪醒来的时候,连城璧往下看着他,笑的很温柔。

傅红雪悄悄的勾了勾嘴角。

“你这小子,究竟师从何人?”秦芜城突然发问,昨天他就觉得黑衣小子武功路数有些熟,只是后来那白衣小子来的太快,他提防他们,也就没有再问。

“我的武功是家母教的。”

“你母亲何名?”

“花白凤。”

“果然是她!”秦芜城神情激动,“我正是斑衣教的护法秦芜城。你既然是她的孩子,务必要让斑衣教踏平万马堂!”

“斑衣教已经覆灭。”

“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这个活死人墓。这是周幽王的坟墓,名唤貔貅墓,唯一的出口是通天门,通天门机关重重,我的六个伙伴就是惨死在机关之下。”

傅红雪追问:“通天门的位置在哪儿?”

秦芜城神志不清,根本不记得通天门的位置。

“红雪,别冲动。”连城璧拉住傅红雪,在他手心里捏了捏,冲秦芜城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就算您不在意这些好酒,难道您不想再见您夫人一面吗?”

秦芜城一怔,面目凶恶的看过来。

傅红雪握紧手中黑刀,冷冷盯着他。

“……你说的对。”秦芜城突然变了脸色,对连城璧嘿嘿笑道:“你这小子真是会做人……可惜呀……”

“前辈谬赞了。”连城璧面不改色的挡在傅红雪身前,从容笑道:“前辈意下如何?”

“老夫答应了!和我走吧!”秦芜城哈哈一笑,往墙上按了一下,率先走下出现的通道。

傅红雪和连城璧对视一眼,跟在后面飞掠过去。

……